今天是: >>返回总局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老龄研究

养老金融渐受热捧 亟待制度设计和顶层规划

2016-09-01

“老有所终,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几千年来普通百姓的美好梦想,在当下更是中国梦应有的重要内涵。面对如今老龄化社会日趋明显的现实,为老年人提供一个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的养老环境,已迫在眉睫。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养老行业发展离不开金融,制度设计和顶层规划更是重中之重。 

养老事业三大支柱 

养老关乎民生,乃百年大计。全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近日在主题为“医养结合、市场化养老、金融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的“全国养老产业暨金融支持养老产业发展研讨会”上提出,中国是人口老龄化形势最严峻的国家,许多人口老龄化背后的深层次问题亟待解决,这些问题包括养老保障服务经济增长、老龄金融、通货膨胀等。 

中国医促会健康保障分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李珍则认为,尽管老龄化问题来势汹汹,但老年保障制度的研究还尚未破题。政府、市场和社会,包括个人、家庭、其他社会组织的通力合作是多层次养老医疗保障体系的本质。 

从国外来看,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介绍,美国老年政策的演变归结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老年政策=社保养老”主导的初级阶段,社会保障体系初具雏形;第二阶段是社区养老与机构养老的崛起以及社会安全网的构筑;第三阶段是20世纪80年代市场化浪潮中私人养老金与资本市场步入良性互动的新阶段。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提出,结合中国国情,借鉴国际经验,三支柱的养老金体系应当成为我国的长期战略选择。 

董克用介绍说,第一支柱是公共养老金制度,由当期的社会统筹养老金改造而来,采取现收现付模式,体现的是不同代际人群之间的收入再分配功能;第二支柱是职业年金制度,应该由国家税收优惠激励,雇主发起,个人参与;第三支柱是个人养老金计划,定位于为那些自由职业者不能参加第二支柱养老金的补充,或者为较高收入者在第二支柱养老金之外提供一个额外的养老储蓄计划。 

在董克用看来,在我国重构养老金体系应该遵循四个原则: 一是制度可持续性。二是制度全覆盖。三是养老金充足性。四是制度公平性。 

养老金融受追捧 

事实上,无论哪一种养老方式,都离不开金融的媒介融通作用。近年来,随着社会各界对养老问题越来越关注,养老金融也逐渐成为业内热门词汇。 

在一般意义上,养老金融是指为满足社会成员养老需求而建立的金融服务体系,业内普遍认为其包括三方面内容:一是养老金金融,指为储备养老资产进行的一系列金融活动,包括养老金制度安排和养老金资产管理;二是养老服务金融,指为满足老年人的消费需求进行的金融服务活动;三是养老产业金融,指为养老相关产业提供投融资支持的金融活动。 

银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亮认为,养老行业发展离不开金融的后盾,养老成为了银行业转型的重要战略立足点。她指出,银行要克服传统思路,重新从大养老的视角审视养老产业。过去,商业银行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包括服务养老保障体系改革、社保资金托管等方面。随着商业银行创新力度的加强,养老理财产品的设计不断完善、份额也不断提升,未来依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819日,在上述研讨会上,乌兰察布市政府与去年刚刚成立、也是目前唯一一家银行系养老金公司——建信养老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在创新养老金融服务、完善养老服务设施、发展医疗产业、建设“候鸟式”养老中心及打造专业养老生态示范区等方面达成共识,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建信养老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冯丽英说,从未来发展方向来看,一方面要做大做强,实现养老资本和养老实践的有效结合,将专利项目落定、产生生产力。另一方面要实现优势互补,推进银行和养老金公司更好的合作、搭建更好的平台,利用银行的优势资源,为养老发展拓展渠道,促进养老资产的保值和增值。 

除了传统商业银行,更多的资本方也在养老金融这个领域里占据了一席之地。 

嘉浩盈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亚平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养老行业基金投资的先行者,轻资产、标注化服务、快速复制等医疗机构是投资的重点,而这些创新实践,也为更多的养老产业基金为老龄化社会养老产业发展提供金融支持带来了新思路。 

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秘(拟任)段家喜则认为,保险对养老产业发展也具有重要的支持作用。一方面,保险资金具有低成本、大量、长期性的资金特征,最能满足养老产业对超长期投资回报期的要求。另一方面,通过开发各种养老金管理产品和养老服务相关的保险产品,为消费者提供健全的养老保障,防范老年风险。 

不仅如此,在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养老金业务总监朱海扬看来,养老产业与金融结合有助于资本市场的成长,克服短期资金引导的股票市场存在的诸多问题。而养老金作为长期资金进入资本市场,有助于改善当前资本市场的顺周期行为,推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亟待解决制度设计 

养老的问题,既关系到民生的里子,又关系到国家的面子。业内专家认为,坚持应对人口老龄化和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相结合,挖掘人口老龄化给国家发展带来的活力和机遇,应做好制度设计和顶层规划。 

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在“十二五”期间不断深化,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完成并轨,社保基金入市已成定局。除此之外,中央政府连续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产业若干意见》等相关文件支持鼓励发展养老服务产业。 

“十三五”规划建议也提出,要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建设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推动医疗卫生和养老服务相结合,探索建立长期的福利保险制度,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通过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这为今后一段时期中国养老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然而当前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还存在着诸多缺陷和问题,养老金体系改革在路径选择上仍面临多种制约。 

董克用指出,老龄化人口增长速度不断加快,年龄结构不断改变,对社会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制度设计和制度化的保障是重中之重,不仅需要政府的政策设计,更重要的是企业和社会各界参与。 

“第三支柱个人养老账户在中国尚未建立。”央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在陆家嘴论坛期间表示,目前,公共养老金中国大概3.1万亿人民币,美国是2.8万亿美元;第二职业养老金美国是15万亿美元,中国是0.77万亿人民币;第三支柱个人税延养老金美国是7.44万亿美元,中国为零。“未来第三支柱可能占20%以上,税收提前优惠是第三支柱发展的最大动力。” 

事实上,未来银行参与养老产品的实践,也应当不仅扮演“锦上添花”的作用,更要扮演“雪中送炭”的关键角色,推动金融市场对养老产品、养老服务的支持力度提升。 

兴业银行企业金融营销管理部总经理助理陈才东认为,政府应加大对养老产业的政策扶持力度,借鉴国外经验,参考日本、德国等国家都涉老产业金融实施的政策激励,加大涉老产业投融资方面的政策支持,如对于市场机构对涉老产业的投融资活动,给予税收减免优惠等政策激励。同时,鼓励商业银行探索养老金融和养老产业的融合,促进跨界合作和跨界经营。 

 

版权所有: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东路9号    网站管理: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
网站管理: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邮编:100088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71365号